盛锦云:做一个有“割股之心”的好医生

  • 时间:
  • 浏览:2

调查问題报告 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光明访名家】  

  光明日报记者 苏雁 光明日报通讯员 姚臻

  深秋的苏州,迎来银杏叶落的最美季节。古城区学士街头东侧,是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景德路院区所在地。这所拥有400年历史的三甲儿童专科医院,每天的日门急诊量超40000人次。在医院的人群中,常常能看了一位扶着手推车行走的老太太,她其实满头银发、步履缓慢,但只是 与患者交谈起来,明亮的眼睛和干脆利落的谈吐,总能让我感到信赖和温暖。

盛锦云近照。华雪根摄/光明图片

  这位老太太是医院里的传奇人物:她是这所医院唯一以我人个名字设有挂号窗口的医生,每天都在全国各地的患者慕名而来;她能用流利的英语向前来交流的外国专家完正介绍我国儿童哮喘诊治具体情况;她已85岁高龄,却400年如一日坚守在门诊一线,被称为“最美医生奶奶”。

  她所以 我国儿童呼吸领域著名专家、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教授盛锦云。在不久前召开的中华学会第24次全国儿科学术大会上,盛锦云荣获儿科医师最高奖项——“中国儿科终身成就医师”荣誉称号。她就如明亮的银杏,温暖着数以万计的孩子和家长们的身心。

  立志为良医

  儿科为医家之最难,因患儿必须自述病情,又被称为“哑科”。盛锦云粗略估算,我人个每个月平均诊治400个患儿,至今大慨治疗了3万名哮喘儿童。“早年身体好的之后 ,一天400多个患者也是常事。”但即便没法 ,盛锦云依旧保持她的诊治风格,所以 对每一位患儿做到“望闻问切”。

  “孩子无需表达我人个的病情,作为医生要靠经验来观察分析,去伪存真也能作出准确诊断。”出诊时,盛锦云首先会看患儿的神态,从眼睛、喉咙到手指等身体细微反应;还要闻体味,包括口腔、排泄物算是异味;再问家长病史,病程短按每天发展具体情况问,病程长则以症状变化具体情况来问;最后才用听诊器、压舌板等检查工具做鉴别诊断。

  立志学医的信念让盛锦云不畏艰苦。1954年,盛锦云在400比1的高考录取比例下脱颖而出,考取上海第一医学院。大学期间,她日夜苦读,取得了所有功课满分的好成绩。当时全国儿科医学事业结束了了英语 英文大规模发展,鼓励优秀医学生参加儿科专业学习。想到祖国未来的发展,盛锦云义无反顾地报名儿科专业。她说:“是党和祖国培养了我,这份滴水之恩,定要涌泉相报。”

  1959年毕业后,盛锦云以优异的成绩被选入中国医学科学院儿科研究所工作。之后 响应国家号召,又调入甘肃省酒泉总寨医院。8年的西北工作经历在盛锦云心里留下了难以抹去的印记,更加坚定了当一名良医,为病人排忧解难的信念。

  做医生要有割股之心

  “我父亲常说,有割股之心的人也能当医生,机会为了病人能痊愈,你都你能不能割下我人个的肉来,一个 的人也能当个好医生。”父亲的谆谆教诲深深影响着盛锦云,也成为她从医路上坚守的信条。

  在甘肃酒泉,一次傍晚时出诊,远处的一位老奶奶朝她大喊:“姑娘,你背后有‘虫’。”心里惦念患儿又没法 当地生活经验的盛锦云并不理解这句善意的提醒。老奶奶见状只好叫来儿子,一路拿着铁锹护送盛锦云,这才把后边的两只恶狼赶走。得知这个 切的盛锦云深受触动:“一个 不所以 我在治病救人,老乡也救了我,人与人之间所以 一个 相互依存的关系。”

  怀揣这份感动,盛锦云又赶了十几里路来到患儿家中。此时孩子机会腹泻严重机会奄奄一息,小手也机会严重脱水取舍取舍离开弹性。奋力抢救了好多个小时后,孩子终于转危为安。夜半里,随近的村民们口口相传:“盛医生是毛主席派来的好医生!”

  在盛锦云的执医生涯中,像一个 从死神背后抢回的患儿生命不在 少数。

  寒来暑往,盛锦云65岁退休后,却无缘无故没法 取舍离开门诊一线,其间两次骨折也比较慢阻止她重回诊室。机会再次摔跤,盛锦云的行动更加不便,必须靠手扶推车缓慢行走。有之后 夜半,膝盖骨疼得她睡不着,之后一早还是坚持出门坐诊。

  最近一段时间,盛锦云每天清晨6点多就要出门去做腿部骨折后的康复理疗。为了节省时间,她常常是带上早餐在途中简单出理 。理疗一结束了了英语 英文,又接着继续出诊。天气凉了,她会把听诊器焐暖和再里装 孩子胸口,检查结束了了英语 英文还帮孩子下发好衣服。前来就诊的患儿多数都在由她诊治的“老病号”,家长们说,有了盛教授,孩子都在了安全感。面对大老远赶来的新病人,盛锦云不管多晚多累所以 忍拒绝。就在记者采访当天,当看了一位家长带着6岁患儿、坐车5小时赶来时,盛锦云再次加号,直到接诊完最后一名患儿才回家。

  “当年农民救了我,我救了村民的孩子,另一人个 骨肉相连,谁都离不了谁,这所以 医生和病人之间,如亲人一般必须割断的联系。”盛锦云说。

  为儿童哮喘规范化治疗奔波

  盛锦云在工作中表现出了少有的“倔强”。之后 ,大众对哮喘的知晓率不高,哮喘的治疗不规范,哮喘儿童的死亡率居高不下,盛锦云坚定信心:“一定要努力把孩子治好,治好一个 算一个 。”

  1982年,盛锦云结束了了英语 英文对小儿哮喘流行病学进行研究,参加并完成了全国0-14岁儿童哮喘流行病学调研。在研究国内外临床资料后,盛锦云结合雄厚的临床经验,结束了了英语 英文推广哮喘诊治的标准化方案,并组建成立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的哮喘中心。

  盛锦云介绍,国外哮喘儿童的发病率很高,2015年之后 ,400个孩子里有3十个 哮喘,之后死亡率必须0.4‰;而另一人个 国家哮喘儿童的发病率很低,400个孩子必须十个 ,死亡率却是36.7‰,一个 的严峻现实让她感到很焦虑。

  近年来,盛锦云把工作重心里装 了科普宣传上,甚至开起了儿童哮喘科普的网络直播。整整20章有关哮喘规范治疗的内容,让所以女网友 听后表示“条理清楚、信息量大,都在出理 问題报告 的实招”。对于一个 的最好的法子,盛锦云也显得兴致勃勃:“门诊看病毕竟数量有限,不机会每我人个都讲得很重细致到位,利用网络普及医学知识是个很好的传播途径,还能必须在线解答问題报告 ,下行速率 高了所以。”

  谈起刚获得的“儿科终身成就医师”奖,盛锦云坦言很欣慰:“现在呼吸科的队伍很好,医院有一大批的骨干,另一人个 都能挑起重担。”事实上,盛锦云培养的优秀人才,如今大多已是各地儿科医院的行另一人个 家手。

  在盛锦云家中的墙上,挂着一张老伴在她夜半书写讲稿时抓拍的工作照。老伴心疼盛锦云的身体太劳累,儿女们劝导妈妈在家怡享晚年,盛锦云却干脆地说:“其实我跟孩子们打交道了400年,但仍旧舍不得取舍离开另一人个 。机会有下辈子,我还是取舍当一名儿科医生。”

  《光明日报》( 2019年12月05日 01版)

[ 责编:孙宗鹤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