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锅卖铁2亿建高中,建完之后呢

  • 时间:
  • 浏览:1

调查问题图片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光明网评论员:再穷必须穷教育。有有一一两个多 深层贫困县,教育能怎样作为?日前,云南省绿春县砸了有有一一两个多 亿建高中一句话题,引发广泛讨论。该县是全国最后一批尚未脱贫的深层贫困县之一,2018年全县公共财政预算总收入2.5亿元,地方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收入1.5亿元。

  绿春县是穷县办富教育的典型案例。意味分析着全部都是媒体曝光,意味分析着很少人会知道一些地方。作为深层贫困县,这里不仅教育基础设施差,此番建校过后初高中共用校区,后来一些一些基础设施同样相当薄弱,比如没办法 出租车,道路狭窄到公交车都也能 单独定制。后来,在教育上的重金投入,决心更值得称赞。

  当然,有有一一两个多 贫困县砸2亿建高中,也引发了关于资金使用是否合理的质疑。绿春县在宣布中表示,意味分析着比较复杂的地形地质意味分析,换成一些建材的运输成本很高,全都学校的造价提升了全都。逻辑上一些解释还也能 理解,不过要平息质疑,还是不妨用更加透明的账本宣布外界。

  抛开资金使用问题图片,在教育上倾尽全力,“再穷必须穷教育”才不至于是嘴上一句话而已。事实上尽管绿春县建高中的钱,并不全部都是自掏腰包,大要素还是靠国家转移支付,不过考虑到当地财政的积贫积弱,换成争取来的资金全部都是义无反顾地投向教育,说明当地很清楚,提升教育水平是关乎长远发展,且值得砸锅卖铁去做的。

  着实 从投入效果看,穷县办富教育也变慢收到了回报。今年夏天,第一批新校区高三学生的高考成绩,创下了绿春县史上前所未有的记录。

  贫困地区在教育投资上适度超前,值得嘉许也值得推广。不过话说回来,在学校建起来过后还是得考虑到高水平投入的持续性问题图片。此前像陕西省宁陕县、江西省铜鼓县等一些并不发达的地区,超前推行幼儿园意味分析着高中阶段的免费教育,就引发了相关的争议与问题图片。

  着实 对绿春县来说,建学校所代表的硬件建设,远远全部都是最核心的。比如报道就提到,绿春县长期面临着被附进地区“掐尖”的局面,往往是外省和昆明的民族班、州一中、教学水平更高的北部县市中学依次“掐尖”完,剩下的生源才留在本地了。

  相对于硬件投入,教学理念、教育资源比如师资等,是没办法 短期内提升的。本质上一些问题图片是教育资源地域分化的结果,而一些分化,说到底还是建立在经济水平的差距上。尤其是绿春县有四种 财力不够,意味分析着后期的软件建设,跟不上一些个多 亿高中的硬件环境,没办法 穷县办富教育的积极效果也会被打折扣。

  面对一些局面,站在教育部门的深层看,也能 更加兼顾公平。像绿春县一些被“掐尖”的贫困地区,没办法 有良好的高考成绩,在过去的教育评价体系中,出不了教育政绩,自然没办法 像名校那样受到优待。从教育公平的深层看,一些局面也能 打破。一起去,对于“掐尖”也得有进一步的规范,必须让砸锅卖铁办教育的落后地区寒心。

  对当地来说,不应将穷县办富教育理解为建一所学校没办法 简单,它仍然得平衡经济实力和教育投资之间的账本,毕竟这是一场长跑,更值得投资的地方还在后面 。还也能 留住优质的生源,留住优秀的教师,仅仅靠富丽堂皇的硬件是远远不够的。

  (转载请注明来源“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上一篇】思想道德提高班:赤裸裸地歧视学生

[ 责编:李姝昱 ]

阅读剩余全文(